↗好彩网首页↗
vogue.com.cn
搜索

拍戏就爱素颜,化妆反而没自信,这个影后有点特别

从迪士尼的小童星,到只卖出四千张专辑的歌手,再到奥斯卡影后、如今的惊奇队长,关于Brie La...
Hezi

“我只是一个凡人。”

如果说《惊奇队长》有什么真实动人的地方,大概就是这句台词。

“超?#38431;?#38596;”不过是个幌子,在成为复仇者联盟里实力NO.1的Captain Marvel之前,她总是不被人看好,?#26377;?#22914;此,即便后来成为空军?#23578;?#21592;,依然因为性别被冷嘲热讽。但?#30475;?#36276;下,她都能再站起来。

跟“强”比起来,更多的是一种“倔?#34180;?/p>

而Brie Larson本人,过去当歌手专辑销量惨淡,当了影后依旧不够“主流?#20445;?#22312;人们对“超级女英雄”有着强烈审美定式的情况下,她饱受争议……

但也许是过去这些种种的“不完美?#20445;盟?#25104;为了最合适的那个人选——不是高高在上、拥有无数崇拜者的女神,不是“拯救者?#20445;?#32780;是忠于自我、感染他人的发光体。

女性的成长不会是一蹴而就的,如今的Brie Larson曾经也是个“小公主?#34180;?#22905;曾是迪士尼频道的童星,演过不少“音喜”路线的作品。

Brie Larson小时候

十五岁时,她差点踏上了作为歌手的职业道路——试镜电影失败后她写了一首名叫Invisible Girl的歌,立刻被制作人看?#23567;?/p>

从没想过当歌手,但突然就手握唱片约。她发行了自己的创作专辑(13首歌都是自己写的)。十六岁画着烟熏妆,弹着电吉他,歌词很叛逆。但事实总是残酷,4000张的销量显然无法让Brie继续。

来自Brie Larson的古早MV《She Said》

回归表演道路,Brie继续参演了一些青春片、喜剧片,不是主角,更多的像是新人积累的过程。

2009年电影《坦纳大厅》中的Brie Larson

直到遇见怪才导演Edgar Wright,在他2010年电影《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》里饰演让男主念念不忘的前女友,Brie?#36276;?#22987;亮眼,凭借有着出色歌喉的桀骜不驯的“坏女孩”形象让人印象深刻。

但直到2013年的《少年收容所》,Brie才算是彻底卸下“童星光环?#34180;?#22905;首次重任主角,几乎素颜上阵,每天梳完头发就去片场,这样?#30431;?#35273;得最真实自在,“我觉?#27809;?#31881;底之后的自己很丑?#20445;?#22905;在访问里曾经这样说。

《少年收容所》中Brie扮演的角色曾遭遇父?#30528;?#24453;和侵犯,但她坚定地在一个保护受害青少年的?#34892;?#24110;助那些和她有着相似经历的不幸孩?#29992;恰?#32780;9岁时遭遇父母离婚并在此后与父亲失联多年的Brie,同时也是在与自己童年伤痛抗争。

这个女孩开始?#30333;?#24515;”了。也是因为这部电影,她开始被一些独立电影节注意到,洛迦诺国?#23454;?#24433;节和哥谭独立电影奖的最佳女主角,都被她收入囊?#23567;?/p>

哥谭独立电影奖上的Brie Larson

奖项虽然足够分量,但在2015年的《房间》之前,在演艺圈混迹了十多年的Brie基本上还是“无人识?#34180;?#22909;在《房间》这部作品,这个角色,终于?#30431;?#36814;来了厚积薄发的结果。

2016年Brie Larson凭借《房间》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

一位被绑架、囚禁十多年的女人,不惜一切地保护自己的儿子,不?#30431;?#30475;到现实的残酷与黑暗。戏外,Brie也因为这个角色进一步了解到许多受害者们的经历与苦难,她开始与其他活动家一起,致力于为受害者发声。

在《房间》里的演出还?#30431;?#22238;想起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1996年,为了让Brie Larson有机会接触表演,她妈妈带?#29260;?#23681;的她和妹妹一起,开始了一段前往洛杉矶的旅?#23567;?#22920;妈并不富有,三个人必须挤在?#32654;?#22366;摄影棚附近的一间小公寓里。

Brie Larson的童年时代

可?#26434;贐rie来说,来到?#32654;?#22366;?#30431;?#31163;梦想更近了一步,而她的妈妈也尽全力给孩?#29992;?#26368;好的生活。一段时间以后,她终于意识到,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家庭出游,她的母亲离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房子,还有一段婚姻。

十多年后,长大了的Brie?#38405;?#20146;的身份,在另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里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神奇的世界。这样动人的?#36866;?#21644;演?#36857;?#20854;实都是有迹可循。

成名之后的Brie并没有?#29260;?#29420;立电影这片小天地,一边有《金刚:骷髅岛》这样的大制作上映,一边再次与《少年收容所》的导演Destin Cretton合作了一部《玻璃城堡》。

《惊奇队长》?#26434;贐rie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契机——主演漫威宇宙首个超级女英雄单人电影,意味着她的演艺事?#21040;?#20837;了一个全新的阶段,从一个演员变成了众人关注的明星。

一向低调的她开始频繁地为影片宣传,她在Jonathan Ross Show上和“神盾?#24535;?#38271;”Samuel合唱Lady Gaga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中的奥斯卡最佳歌曲Shallow,全情投入;

他们还一起参?#26144;?#36733;卡拉OK节目,唱Ariana Grande的歌,两个“戏精”的swag一点也不少;

在Ellen Show上她和专业舞蹈演员PK舞?#36857;?#20174;麦当娜、布兰妮跳到现代舞,都有模有样;

更为人所知的,是她在Instagram上?#20013;?#35760;录的自己健身的过程,?#20013;?#20061;个月,做的每一项训练都不只是普普通通的小锻炼而?#36873;?/p>

但同时,公众对她长相、身材的质疑到对她政治倾向甚至公益事业的攻击从未消失;而她也从未因这些反对的话语收起锋芒。

她曾在领奖时批评了影评人多为白人?#34892;?#30340;现象,指出电影公司在公关时应该注意到影评人群体的多样性,听到社会每个群体的声音。

她曾在风头无两时拒绝“It Girl”的称号,认为理想的女性形象不应该被固化成为某一种特定的样子。

2017年的多伦多电影节,Brie Larson自导自演的电影长片《独角兽商店?#39134;嫌场?#35848;及这部作品,Brie Larson说她并不是想要证明“女人也可以拍电影?#20445;?#32780;是让自己的电影讲述一个关于?#30333;?#20026;一个女人”的?#36866;攏?#35753;女性导演来掌握自己的讲述权。

《独角兽商店》剧照

她或许不够柔软,不够?#19981;?#20294;她在面对每一个记者、每一个问题时所展现出的坦率,她通过影片角色给各地的女性们带来哪怕些许的鼓舞,这才是无比珍贵的。

有所表达的她,会变得越来越丰富而强大。


评论
您可能还?#19981;?#30475;
微信公众平台
账号:VOGUECHINA
或扫描二维码
下一篇 上一篇
好彩网首页